扫码下载APP

    【对话】左手炒币 右手产业 老猫的食物链逆袭之旅

    26021
    2018-04-16 10:43

    提起老猫,你会想到什么?大佬李笑来搭档?海外交易所Big.one的CEO?还是INBlockchain合伙人、雄岸百亿基金管理人?

    从2013年第一次购买20枚比特币开始,到现在成为中国区块链领域的领军人物之一,一路遇见,一路告别。在最近的一次媒体采访中,老猫说自己已经没有赚钱的动力,如今工作也早已不是为了钱。

    这样的他离当初拼尽全力在上海滩讨生活的那段日子已有整七年。

    是时候来梳理下老猫的故事了,我们希望解答的是,如此多的人曾经投身于比特币江湖,但为何最终,是后入局的他成为李笑来的亲密战友,有机会在币圈食物链顶端俯视群雄?

    初见

    据老猫本人回忆,他第一次听说比特币这个名词是在2010年,当时的他每天穿得人模狗样的穿梭于魔都大街小巷寻觅赚钱的机会。

    某一个午后,他去浦东某个不知道是金融机构还是地产公司的奢华接待厅,老板去谈正经事,他就坐在接待厅里随手拿了本封面很酷的杂志,边等着老板回来,边随手翻看。

    里面有一篇文章写到比特币,他清楚的记得,文章里写比特币的价格是几美分,而他当时的慨叹是,“可惜这个东西在中国买不到,如果能买,我就买10000个屯着。”

    老猫说他把这篇文章仔仔细细地看了2遍,当时的他对2008年金融危机和4万亿放水的后果一再思考依然迷茫,因此他十分认同这篇文章对于比特币“自由货币”部分的描述,然而,尽管被深深的打动,他还是一声慨叹后放下杂志走人。

    很久以后,老猫提起这段往事,依然唏嘘不已。“那是比特币出现后的第二年,如果我的脑袋能再多拐个弯,也许很多事就都不一样了。”

     “机遇总在不经意间流失,有没有对机遇敏感的心灵,可能会决定一个人的未来!”这是老猫的感悟。

    日子还得如常地过,岁月不居,时节如流,转眼就到了2013年。

    某天,老猫在微博上看到博主王小山说比特币已经涨到了65美元一个,他的第一反应是,已经有地方可以买卖比特币了?

    经过一番搜索,老猫很快就发现了一个叫btcchina.com的网站,登陆上去发现,当时的btcchina.com着实很有些简陋。

    的确很难想象这是2013年的网站设计。老猫说他甚至很泄气,“不会是骗子网站吧?”他如此想,但转念又觉得,毕竟是刚兴起的事物,哪能什么都做得很好?

    就这样,今天的大佬老猫正式开始了他的比特币投资生涯。按照网站提示,用网银转账充值,老猫说他基本上是在每次到账的10秒钟之内,就完成买入,并由此拥有了最早的20多个比特币。

    后来的日子里,每每想到这件事,老猫都得意于自己极强的行动力。

     “不要指望别人有现成的经验帮助你致富,

    真正的财富一定是来源自自己对这个世界的挖掘,

    你连一张门票都不舍得出,怎么去浏览无限风光?”

    ——老猫

    初踏比特币世界的老猫是在真金白银地投入之后,才开始深入了解比特币的,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从瞎买瞎卖到镇定自若的持仓,是一个在暗夜中摸爬滚打的成长过程。

    但不管怎样,老猫的比特币之路从此开始了,或许连他自己也没想到的是,他即将开启一趟如此神奇的旅程。

    入局

     

    2014年,老猫在上海的生活逐渐稳定下来,主做电商运营的他签约了某著名民营体检品牌的天猫店,尽管团队缩减到只有老猫和助理两个人,但每个月还是有数万的收入。

    得益于此,老猫有更多的精力关注比特币本身的发展,也是在这一期间,他做了个用比特币购物的网站——菠萝集市。

    事实上,这个电商平台是很简陋的,逻辑也很粗糙,商家自由发布商品并和用户直接交易,没有中间担保,完全靠圈子里的人相互信任进行交易。

    凭借着菠萝集市带来的人气,老猫有机会在比特币中国三周年的聚会上,以一个“市场主”的身份主持了一场拍卖会,并把一个当时国内各行业大咖签名的足球拍到了30个比特币,也正是由于这个事情,老猫在行业里面有了些知名度。

    2014年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

    2014年还发生了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阿里巴巴上市了,做电商起家的老猫敏锐地意识到,电商运营的好日子很可能就此到头了,他决定投身到比特币相关的行业。

    可面对一个高强度技术才有竞争力的行业,半路去学计算机显然不太现实,最实际的出路应该是在行业中找到一个需要靠“运营”实现价值的项目。

    老猫说他当时的想法是和国内某个持币大户,合作做一个用比特币抵押借贷的项目,并约好在北京会议期间,约见某个交易平台负责人,一起聊聊这件事情。

    但随后发生的事,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他接到一通来自北京的电话,说貔貅的邱亮要到上海来找多个客户回访,问老猫有没有时间去聊聊。

    老猫后来回忆说,他第一次见到邱亮其实是有点害怕的,又高又胖又壮,感觉像一只大熊。

    老猫吐槽了貔貅的各种不好用,邱亮很认真地逐一记录,两个人后来聊到老猫的工作,他说自己一直做运营,正准备到比特币行业去发展,并且已经计划和某交易平台负责人去沟通比特币抵押借贷项目的事情。

    据说邱亮听到这眼睛亮了一下,随即就拿出他的MAC AIR,给老猫看了一个UI设计得非常好的比特币抵押借款的平台,他说:“你看,我们也要做这个项目,网站都做好了,就缺个人过来做,要不你来我们这里吧。”

    事情发展到这里实在大大出乎老猫的意料,他本计划合作的平台是三大之一,而当时貔貅的规模和三大是没法比的,但另一方面,貔貅是李笑来的项目,能在李笑来团队中发展对老猫而言是无法抵御的诱惑,况且,平台已经做好,时间成本也很低。

    老猫就这样加入了貔貅的团队。后来因为貔貅域名给客户带来不便的问题,老猫发微博请朋友推荐域名,有朋友推荐yunbi.com,开价20万不还价。

    也是因为这个花了20万的域名,老猫觉得怎么也得好好做,不能把自己亲自选的域名给做砸了。

    回头来看这段往事,虽然颇具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意味,似乎有只无形的手把老猫带到一番新天地中,但这其中所包含的,随时改换车道的勇气、找准“运营”这个一技之长的智慧,都是其有资本站在现在这个位置上的重要因素。

    发展

    从2014年年末入职貔貅团队,到2017年中卸任云币首席运营官(COO)一职,老猫基本上见证了云币网从无到有,从兴盛至一夕之间停运的全过程。

    同时,这段时间也是老猫和李笑来从相识到了解,及至建立起信任,最后成为合作伙伴的关键时期。

    这三年对老猫来说显然非常重要。

    据他自己回忆,对于云币当时要怎么走,他是迷茫的。“当时平台上每天交易量只有十几单,客服把电脑一扔,外出吃两个小时的饭,回来一看根本没有人来,很安静,什么都没有发生。”

    对于交易平台来说,只有两个核心的增长机会:时机和品种。由于云币已经错过了比特币暴涨阶段的用户红利阶段,在时机不够好的情况下,找一个符合云币调性的品种上线交易,似乎是唯一的选择。

    老猫是BTS超级粉丝,因此理所当然地建议云币上线 BTS。他没想到的是,竟然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才让团队成员同意上线这个品种。

    但随着BTS 项目本身的失败,老猫甚至是云币在用户中存在着褒贬不一的评价。最终,成本均价7分的上百万个BTS,在以太币5块的时候,全部转成了以太币。

    老猫自认这其实是一笔非常划算的买卖。但他同时承认,他那时候的确对BTS存在非理性的“崇拜”之情,站在他的位置上,抱有这种思想是危险的。

    老猫把云币网运营得风生水起,在他的主导下,云币网成为国内第一个上线以太坊的交易所。

    2016 年初,他试探性地发出第一篇付费文章《疯狂的以太坊背后是什么》。在文中,他鼓励大家把认知“从比特币扩展到区块链,认识到 ETH 的价值”。在以太坊市值还是一个排在十几名的山寨币时,他就预言以太坊最终的价格会在“ 400 美元左右”。这篇文章以 19.9 元的价格在知笔墨上贩卖,很快就卖出了 5000 元。

    后期,随着云币用户的激增,平台常常出现卡顿。老猫给出的原因是,云币的核心代码和服务容量配置在2013年的时候已经宽裕到难以想象。但这个冗余在 2016 年启动的大牛市中,很快就被不断涌入的用户瓜分完毕。

    “随后就是不断升级各种资源,以及各种资源相关的资源,以及各种原来不觉得需要升级现在却成为瓶颈的东西。”老猫说。

    2017年6月,老猫卸任云币COO一职,不再负责具体事务。摇身一变成为INBlochchain 的合伙人。

    这一时期,他曾在公开场合表示将尽快完善云币的后台系统,但还没等到这一天,“9﹒4”一纸禁令下来以后,云币在半个月内宣布关停。

     

    有用户反映,“从9.5开始,云币网就关闭了实时的K线图显示,在一天之内,就算你眼睁睁的盯着看盘,也没有用,因为不记录最高价最低价,你割肉的单子往往会在价格远低于行情价的时候就被成交了,因为平台网站官方需要在市场上收一些货出来给别的ID,暗箱操作,死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当天的价格最高涨上到了多少。”

    内情究竟如何,现在已无从查清···

    远走海外

    远赴日本是个结果,其诱因便是上面提到的“9﹒4”禁令。

    但在6月到10月之间,成为INBlochchain合伙人的老猫经历了个人生活的巨大变化,他和李笑来从世界各地寻找ICO项目,只有那些相对优质的才有资格在云币上线。

    在那段时间里,为了寻找优质项目,老猫基本上每天都要用光两三次iPhone电池,凌晨三点才能睡觉。他说,“光是把那些申请的项目过滤一遍,理一理逻辑就够我忙得天昏地暗的。”

    许多项目 ICO 的代币在交易所上线之后,价格都会迅速翻两三倍之多。老猫所到之处,基本上都被拿着钱送上门的投资客们围得水泄不通。

    仅2017年以来,团队参与的ICO项目,就包括Stream、InkChain、EOS、铂链、菩提、BigONE、sia、QTUM、Maggie、万物链、万维链、流量矿石、欧链、uip、Decentraland、hot、iost、dta等等。

    “9﹒4”禁令之后,ICO和交易平台都失去合法性,一夕之间,天翻地覆。

    10月,老猫踏上了东京之旅,两个月后,海外交易平台BigONE在东京成立,老猫担任CEO。

    他说自己终于可以做一个理想的交易平台了,为了这个理想,他还做了许多基础性准备,例如在东京湾附近买了个120余平的公寓,甚至还成立了一家专门承接中国客户来东京创业、置业的公司。

    BigONE目前仅开放BTC交易对,支持中文和英语操作界面。老猫说平台将很快提供 OTC 交易服务,并且,这个功能将永久免费。

    2018年3月初,EOS超级节点竞选拉开帷幕,老猫也加入到这项活动中来了。尽管老猫宣传这个项目不以赚钱为目标,而是以将公众利益最大化的方式,建立一个高效稳定的超级节点。

    具体说来就是,除了必要满足带宽和设备成本以及少量的人力成本之外,其他所有的收益都按比例分配给投票的人。

    如果EOS 没有根据投票数量和地址返还收益的功能,我们将通过人工验证的方式,把可分配收益中的50% 分发给经过验证的排名前 50 的用户,其他部分用于EOS 相关项目的扶持。

    但这一做法真的是建设EOS超级节点的最好方式吗?关于老猫社区社否涉及贿选,网络上的讨伐声屡见不鲜。EOS创始人BM在推特上说,“我们需要从第一原则中获得的监管清晰。含糊不清和不一致会破坏正义, 增强腐败和任人唯亲的权力。”

    2018年4月,借由杭州区块链产业园揭牌的契机,就未露面的老猫出现在公众面前,经过近半年时间的沉淀,日后将频繁往返于东京和内地的他选择重新再出发。

    BigONE会如他所愿成为一个真正的“全民所有”共享成长平台么?

    他做得EOS超级节点会最终胜选么?

    尽管已经实现财富自由,但已过不惑之年的他似乎还有许多事业待发扬壮大,期待他的答卷……

     

    本文来源 :火球财经作者 :王林柯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来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编 辑
    2丫

    该作者很懒,没留下什么

    文章数: 95
    浏览量: 2561395
    热门标签